不羡明月知

风光无限是你,跌落尘埃也是你,我喜欢江晚吟

现在突然出了这种事,我是很懵的。
我不洗白mxtx
不管怎么样,江澄是无辜的。我喜欢的那个,是急了会喊金凌阿凌,拿着陈情找了魏无羡十三年,一个人撑起支离破碎的莲花坞的江晚吟,他没罪。
我为他哭过,为他笑过。
我还会喜欢他。
对不起了,这里还想用一句天官里的话。
对我来说,风光无限的是你,跌落尘埃的也是你。重点是‘你’,而不是‘怎样’的你。 
我永远喜欢江晚吟